当前位置: 首页 > 酒业观察 > 正文

酒业观察 | 复盘五粮液的“李曙光时代”

业界对李曙光去留的猜测终于迎来了结果。2月18日,宜宾市委、市政府宣布关于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粮液集团”)、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粮液股份”)主要负责同志调整的决定:曾从钦任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五粮液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不再担任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也不再担任五粮液股份相关职务。

另外,邹涛任五粮液集团党委副书记,推荐为五粮液集团总经理;蒋文格为五粮液股份党委副书记,另外,五粮液股份发布公告称,已召开董事会选举其为副董事长并聘任为总经理。

离开“李曙光时代”

一系列公告的发布,宣告执掌五粮液集团近5年的李曙光正式离开,五粮液的“李曙光时代”落下帷幕。

酒业观察 | 复盘五粮液的“李曙光时代”(图1)

李曙光。

业界对此次人事变动,并没有太多意外。2022年1月15日,四川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上,已表决通过了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向省人大常委会提出的任免案,任命李曙光为四川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相较李曙光“空降”五粮液集团时所引发的震动,此次李曙光离开,显得格外平稳。李曙光在卸任前夕,一方面再次强调五粮液集团新一年的重要目标;一方面依照常规安排春节前慰问。

2月8日,五粮液集团召开的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 (扩大)学习会上,李曙光还发言,将2022年称为“公司挺进世界五百强的关键之年”,并要求“酒业主业确保行稳致远,多元产业做好转型升级,深化改革实现重点突破。”

春节前夕,李曙光率队看望慰问五粮液集团的困难员工、优秀人才、老干部。并表示公司将不断提升和完善工作环境、政策支持和激励机制。

在业界看来,李曙光卸任前夕的过渡状态,一如五粮液集团过去五年的发展状况一样,可用“平稳”一词概括。

回顾之前,2017年3月,李曙光由四川省经信委副主任职位上,“空降”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一职时,业界还有颇多争议,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李曙光在四川经信委时,主要分管的是其他产业领域,并未涉足酒业,可能无法拉动五粮液集团这个巨大的“马车”。

接下来的事情业界已颇为熟悉,李曙光任上,五粮液集团以及五粮液股份发生多件大事。具有指标意义的事件,无疑是推出第八代五粮液并上调出厂价,牢牢占据高端白酒“两强”之一的地位,同时以经典五粮液产品在超高端领域探索,承担五粮液品牌战略升级的作用;另一具有指标意义的事件,则是五粮液集团在“十三五”期间,提前迈入了千亿集团的行列。

稳中求进的“交棒”

新京报记者也注意到,有业界声音表示,相对于李曙光的前任唐桥十年的“掌舵”时间,李曙光此时调职是否过早?是否会对五粮液相关发展政策的延续产生影响?

有熟悉五粮液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这种顾虑是没有必要的,李曙光已年逾60,调整基于年龄。至于五粮液的政策延续问题,影响也应较小,李曙光的继任者曾从钦与李曙光在五粮液共事已多年,更重要的是,曾从钦自2019年开始,长期执掌五粮液集团的核心五粮液股份,因此在五粮液的产品体系、价格体系甚至是发展路径上,延续性比较强。

而“稳中求进”,也是五粮液集团这种体量的企业,目前发展的主基调。

在2021年12月18日五粮液举行的共商共建共享大会上,李曙光便明确指出,面向“新时代”,必须准确把握好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总基调、总要求,以及消费升级长期趋势下白酒行业持续结构性增长的底层逻辑、价值驱动。

以五粮液集团的核心五粮液股份为例,从2017年到2020年,五粮液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1.87亿元、400.3亿元、501.18亿元、573.21亿元,尤其是2018年与2019年,呈现出每年增长100亿元的势头。但其增速却是逐步下调,从2018年到2020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2.61%、25.2%、14.37%。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一季度白酒行业备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绝大多数白酒企业营收、净利润均出现大幅度下跌的情况下,五粮液以及另一大龙头贵州茅台,依然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化来看,2017年为96.73亿元,同比增长42.58%;2018年为133.84亿元,同比增长38.36%;2019年为174.02亿元,同比增长30.02%;2020年为199.55亿元,同比增长14.67%。

酒业观察 | 复盘五粮液的“李曙光时代”(图2)

五粮液近年来净利润变化。

这种稳定增长延续到2021年。尽管2021年全年数据仍未透露,但从三季报数据来看,前三季度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接近了2020年全年数据,达到173.27亿元,同比增长19.13%。这一成绩也让五粮液与其后的白酒企业拉开了较大距离。显示出较强劲的品牌力与抗风险能力。

但这也难免让市场将五粮液与另一龙头贵州茅台进行对比。

根据贵州茅台公布的数据,其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582.18亿元,比五粮液多280.31亿元;到2020年,这一差值增至375.94亿元。五年间五粮液与贵州茅台之间的差距扩大了近百亿元。净利润方面则更为明显,2017年贵州茅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0.79亿元,比五粮液多174.06亿元;到2020年扩大至267.42亿元,五年间差距同样扩大了近百亿元。

前路仍值得期待

有观点指出,五年间,五粮液与贵州茅台之间的绝对差距在扩大,尤其是净利润上,贵州茅台在白酒行业的绝对领军地位,已让五粮液颇有“望尘莫及”之感。而在终端市场,五粮液产品的所谓保值能力,也无法与贵州茅台相比,即便是在备受诟病的黄牛市场,“普五”的回收价格甚至不到飞天茅台的一半。

2月19日,新京报记者查询对比多个名酒比价公众号时发现,第八代“普五”的价格多在970元左右,显著低于其1399元的零售指导价,而2021年散瓶飞天茅台的价格则在2780元左右,远高于其1499元的零售指导价。

有行业人士也提出,需要审慎看待五粮液与贵州茅台之间的这种“金融属性”上的差异。产品市场价格上存在差异,并不意味着五粮液的产品品质或品牌知名度不佳,白酒市场这一个因素,并不足以支撑更多具备如此“炒作”属性的名牌产品。

而在整个经济大背景下,“酱酒热”的出现,也让身为浓香型白酒“老大”的五粮液不得不面对来自酱香型白酒的压力,以及谨慎应对新消费方式下消费者可能产生的饮酒喜好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李曙光或是任何一个“掌舵者”能够左右的。

事实上,从经营数据来看,五粮液与贵州茅台之间的差距,来自于2017年前后较大的增速差距。以2017年为例,此时五粮液的营收增速为22.99%,而贵州茅台的营收增速达到了49.81%;同年五粮液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为42.58%,贵州茅台则达到了61.97%。随后,这种增速上的差异被逐渐拉平,到2020年,贵州茅台11.1%的营收增速以及13.33%的净利润增速,均已低于五粮液的增速。

如今,告别“李曙光时代”的五粮液以及五粮液集团,业内认为仍会继续将这种“稳中有进”的势头延续下去。而接过李曙光手中“接力棒”的曾从钦,面对的也是一个在业界看来,具备高端化、集中化、规模化发展优势的五粮液。

浙商证券在针对五粮液的研报中便认为,2022 年五粮液将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十四五”迎“高质量”发展,第八代五粮液将实现价稳量升,个性化产品悉数亮相,系列酒实现品牌优化升级;同时,五粮液前期通过分盘控利模式的终端层层扫码、与 IBM 等企业进行合作等方式叠加推进数字化建设,对保障市场秩序稳定、配额合理优化、赋能新老渠道、保证批价上行等方面均有着重要作用,未来公司将全面建设行业领先的数字化企业。

曾从钦表示,五粮液正处于转型发展、创新发展、跨越发展的关键时期,将始终坚持“聚焦主业、做强主业”的战略方针,把加快发展作为第一要务,持续巩固和强化行业龙头地位;加快创建世界500强、努力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新京报记者也从五粮液方面了解到,作为中国白酒龙头企业和领军品牌,五粮液在四川省“5+1”产业体系建设和川酒振兴中肩负重任,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和宜宾打造四川省经济副中心中担当使命。开启新一轮高质量发展、再上发展新台阶,是五粮液“换帅”的出发点和着力点。

新京报记者 薛晨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刘军

图片 五粮液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截图、同花顺App截图

分享至:

随便看看

酒业观察标签: